当前位置:

首页
素材
优美句子
朱自清的背影赏析

朱自清的背影赏析

发布时间:2020-11-15 16:41作者:隔壁小王

篇一朱自清的背影赏析朱自清背影赏析

朱自清《背影》赏析

摘要:写出的真挚、深沉,感人至深的父子之爱,不仅是符合我们民族伦理道德的一种传统的纯真而高尚的感情,而且父子互相体贴,特别是父亲在融汇了辛酸与悲凉情绪的父子之爱中,含有在厄运面前的挣扎和对人情淡薄的旧世道的抗争。虽然这只是怨而不怒式的反抗,但也会引起人们的同情、叹惋乃至强烈的共鸣。

关键词:深沉 感人至深 父子之爱 美好

多年以前,第一次在初中的语文课本中接触到朱自清,缘起认识了他的作品《背影》从而知道了,有个自称“扬州人”的朱佩弦,那个宁死不领美国救济粮的,最终死于贫病交迫之中,被誉为最有骨气的爱国文化人。所以,认识朱自清先生的第一面,典型的在儒家思想熏陶下的中国传统的知识分子。“饿死事小,失节为大”朱自清先生是一个有气节的文人,在他的生命中,坚守着,“渴不饮盗泉水,热不息恶木阴”“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他是我们民族的骄傲,文人的气节被他演绎的淋漓尽致,“贫贱不能移”

有了对他的了解和认识,怀着敬佩的心里,初读他的作品《背影》朴实无华的笔触中,感受到了字里行间流露出的父子情深,“父爱子,子爱父”“三次背影,四次流泪”情到深处,读者也黯然落泪。平实的写人、平时的叙事、平时的抒情。正如所说:“我写《背影》就因为文中所引的父亲的来信里的那句话。当时读了父亲的信,真的泪如泉涌。我父亲待我的许多好处,特别是《背影》里所叙的那一回,想起来跟在眼前一般无二。我这篇文章只是写实„”①情到深处自然真,华丽的辞藻是堆砌不出真情实感的。所以秋实先生的“背影”深深的感动了几代人。

文章写的是1917年在北大读书时经历的事。这一时期中国社会的状况是:军阀割据,势力明争暗斗,知识分子朝不保夕,广大劳动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当时虽未站到立场,投入反帝反封的斗争中,但做为一名正直、善良、敦厚的知识分子,必然要感到社会的压抑,产生一种落寞凄凉的情绪。不是吗,的家庭,因着社会的黑暗而日趋窘迫,“光景很是惨淡”“一日不如一日”的父亲,先是“赋闲”后为了找差事而“东奔西走”乃至老境“颓唐”这些都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知识分子奔波劳碌,前途渺茫,谋事艰难,境遇凄惨的现实。在他们心头笼罩一层不散的愁云,如同文章所表现的灰暗的基调。在这一背景上,写出的真挚、深沉,感人至深的父子之爱,不仅是符合我们民族伦理道德的一种传统的纯真而高尚的感情,而且父子互相体贴,特别是父亲在融汇了辛酸与悲凉情绪的父子之爱中,含有在厄运面前的挣扎和对人情淡薄的旧世道的抗争。虽然这只是怨而不怒式的反抗,但也会引起人们的同情、叹惋乃至强烈的共鸣。②

其实,父与子的情深意切,是矛盾中的理解,同时又何尝不是理解中的矛盾呢。1917年,年龄是20岁,在北大读书,接受着“五四”新思潮的影响,对传统封建的意识,有了本能的反抗。但又满怀迷惘,在蹉跎中努力着,又在努力中迷惘。在这种状态下,所以“在这祸不单行的日子里,我从北京回到徐州,打算跟父亲回家奔丧”其实,这个时候父亲的遭遇是非常艰难的,作为一位中年父亲,是一个男人一生中最辛苦的时候。因为这时候,是压力最大的时候,担着最重的担子,赡养父辈,还要抚养下一代。而此时的“背影”中的父亲,面对着母亲去世,失业,负债,儿子的学业,等等一系列的问题。生活几近绝境,外在的压力,使父亲的脾气愈加的暴躁,正如后来文末所说的那样,“近几年来,父亲和我都是东奔西走,家中光景是一日不如一日。他少年出外谋生,独立支持,做了许多大事。哪知老境却如此颓唐!他触目伤怀,自然情不能自已。情郁于中,自然要发之于外;家庭琐屑便往往触他之怒。他待我渐渐不同往日。”“背影”中那浓浓的爱子深情在现实生活中被磨平磨淡。

是啊,作为一个年少时候,满怀激情和美好的梦想的父亲,没想到老年的时候,却如此的落魄。如此惨淡的境遇,只能使老父亲,在暮年忆起儿子,哪怕是现实的生活中,与儿子思想认识不同的差距也化与无形。“但最近两年不见,他终于忘却我的不好,只是惦记着我,惦记着我的儿子。”垂暮的老人,一切都看的开了,所有的隔阂都可以抛在脑后。想着自己的儿子,想着自己的孙子。在“大去之期不远”的时候。所以,笔者认为,“背影”中的父亲,送儿子坐车,翻过月台给“我”买橘子,那蹒跚的“背影”写出了生活的心酸无奈,无奈的父亲对儿子本能的父爱,乃人之天性使之然也。然文末的“大去之期不远的时候,忘却了我的不好,唯惦记儿子,惦记儿子的儿子”这才是大爱,大爱无疆,放得下一切间隙和隔阂的父爱才是让佩弦先生在时隔多年以后,才明白父亲的情深的主要原因,不然一封家书如何勾的起多年前的车站离别的一幕。

父爱如山,终得。垂暮之年,终得如愿。而朱自清先生的对父爱的理解又何尝不是一个由不理解到理解,深爱的过程呢?年少轻狂的他,又怎么理解。所以在车站的时候,看着父亲和脚夫讨价的时候,我“总觉他说话不大漂亮,非自己插嘴不可”面对父亲的细细叮嘱,我“心里暗笑他的迂”„然而,八年以后,面对老父亲的家书中的哀叹。这个时候,才忆起,才自责自己原来的年幼无知。“唉,我现在想想,那时真是太聪明了!”一个“唉”流露出多少的懊悔与自责。我想如果不是身为人父是不能理解为何当时老父的良苦用心。当时,看着父亲肥胖的身躯攀过月台穿过铁轨,换来了朱红的橘子,我的泪水不由的下来了。然而怕父亲看见,怕别人看见,赶紧的拭干了。这是年少的“我”单纯的感动。是一时间的。霎那间的感动,不是最深的理解。所以离别以后,和老父亲天各一方,都为了自己的生活而劳碌着。文中言:近几年来,父亲和我都是东奔西走,家中光景是一日不如一日。生活的艰辛,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成家后的儿子,似乎也渐渐的疏远了老父。在生活的跋涉中,父亲的“背影”也被拮据的现实所湮没,慢慢的淡化。只是在自己的生活中去扮演着儿子的父亲的角色。而父亲晚年,境况不好,待儿子也不如往日,甚至父子之间的罅隙也日益见多。年老体衰的他,在也不能也没有能力为儿子操劳奔波。而然疼爱儿子,关心儿子的心却没有变,越是老年,思念越深。面对老父一生为了自己“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所以这个时候,潜伏在朱自清先生心中的对父亲的爱才磅礴而出。所以,文中不仅仅是对当年车站父亲背影的重现,又何尝不包含父亲老年时候的背影呢?其实,这哪里是背影啊,是对父亲多么深的思念啊!

其实,要感谢朱自清先生,感谢他的《背影》在我们一生中,有多少美好被我们在漫长而短暂,匆忙而平淡中被我们遗失。比如亲人之间这朴实无华的爱。让我们在再读《背影》中,去学会珍惜,在我们生活去学会感动,去学会珍惜我们现在还拥有的,去爱我们身边爱着我们的人。

篇二朱自清的背影赏析朱自清—《背影》翻译赏析

朱自清《背影》两种英译本的词句比较

Abstract:ZHU Ziqing’S essay, P Sight of Father’S Back ,is famous for its fresh style and significant meaning.And for the deep emotions it conveyed and the touching effect it achieved,therefore it is still widely read and eulogized. It has been translated into English many times by many scholars,among whom are ZHANG Peiji,and YANG Xianyi and Gladys YANG.Generally speaking,both ZHANG ’S translation and that of YANGS’are precise in diction, concise in sentence structure and loyal in style. But there are still some flaws needing improvement. Through a systematic comparison between the two English versions,this paper points out the beauty of the two versions in aspects like word selection and syntactic CO—hesion,as well as the inadequate expressions that need perfection.

一 张培基译文重视选词造句.化隐为显

作为一篇亲情散文,朱自清在《背影》一文中不乏真情流露,情到深处,泪自然也不自觉地流了下来。汉语中表示流泪的词语可谓数不胜数,如饱含热泪 泪流满面 潸然泪下晶莹的泪光等等。而译文要表现出各种不同形式的流泪以及眼泪背后的情感,就要在词汇及其修饰语的选择上仔细斟酌。正如Newmark所指出的,从译者的角度来看,我认为主要的描写单位可构成这样一个层级体系:篇章、段落、句子、小句、词组、词、词素他还指出在翻译实践中,篇章是最后的仲裁,句子是翻译操作的基本单位,而大部分的难题都集中在词汇单位,如果不是词语上的话 。作为一条主线,我的眼泪在文出现过4次。因而,两种译本的译者在翻译时如何选择词汇及其修饰语来传神地表现不同时候流泪的不同情感显得尤为重要。现将文中我流泪的4处语句及其译文的选词造句进行评析:

⑴到了徐州见着父亲,看见满院狼藉的东西,又想起祖母,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泪。

张译用“trickling”一词,形象地描绘出眼泪如一股细流,汩汩涌出,簌簌流下,生动地表达了既不忍看到父亲的艰难处境,又怀念祖母的强烈情感,真实地再现了眼泪不受控制的情景,传神地描绘出感人至深的亲情。而杨译文用“shedding tears”这一词组,未添加任何的修饰成分,使人感觉在情感上不如张译表现得震撼感人。

⑵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

3等他的背影混入来来往往的人里,再找不着了,我便进来坐下,我的眼泪又未了。

对这次落泪的翻译,两种译文基本相同。杨译文更加简洁一些。

⑷我读到此处,在晶莹的泪光中,又看见那肥胖的,青布马褂的背影。

⑤他只说,“不要紧,他们去不好!”

这是在“我”要坐火车北上时,本说好父亲不必送“我”他再三叮嘱陪“我”同去的茶房好好照顾“我”但终是不放心,决定亲自送“我”去车站。“我”劝父亲不必去时,父亲说了上面的话。他的意思是出于对儿子的关爱,他

不信任茶房,总觉得不放心,怕他们不能很好地照顾儿子,觉得还是亲自去的好。张培基的译文采用意译,化隐为显,把父亲对茶房的不放心译出,明白易懂,而且可以更加真切地表达出父亲对儿子的关心。而杨宪益和戴乃迭的翻译则会使人困惑,会让人不清楚父亲不让他们去的原因,不如张译明了。

⑹过铁道时,他先将橘子散放在地上,自己慢慢爬下,再抱起橘子走。

⑺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我从北京到徐州,打算跟父亲奔丧回家。 此句包含三个主语:祖母,父亲,我;讲述了三件事:祖母去世,父亲交差,以及我跟父亲奔丧回家。汉语是意合的语言,在此句中并没有任何的关联词。在翻译成英语时,张培基先总述,分述,将此句切分成三句话,条理清晰;而且用了增词法,翻译出了“In the winter of more than two yearsago”与开头和父亲两年没见相照应。杨、戴的译文并没有改变原句的顺序,不可谓不忠实,但相比之下,条理没有张译清晰。

二、杨宪益、戴乃迭译文重视句子的连贯性,多用衔接词

⑻我们过了江,进了车站。我买票,他忙着照看行李。

⑼近几年来,父亲和我都是东奔西走,家中光景是一日不如一日。

1O到南京时,有朋友约去游逛,勾留了一日;第二日上午便需渡江到浦口,下午上车北去。

⑾我北来后,他写了一封信给我,信中说道,我身体平安,惟膀子疼痛厉害,举箸提笔,诸多不便,大约大去

之期不远矣

⑿我读到此处,在晶莹的泪光中,又看见那肥胖的,青布马褂的背影。

通过比较分析上述句子,我们看出,杨、戴的译文从语篇着眼,注重句子内部的逻辑结构及句子的连贯和衔接,准确地使用了连词、副词等衔接词,在对语篇连贯性的把握上,比张培基的译文更加准确,更值得广大译者学习。

三、结语

由张培基译《背影》试谈散文的中译英

摘要:散文有它独特的特点,汉译英也存在普遍需要注意的问题。本文立足于张培基先生所翻译的《背影》通过对其的分析,试图对散文的汉译英提出自己的观点。

文的意思,又保证了英语逻辑严谨的习惯。使整篇译文浑然天成,保证了译文的可读性(readability)至于散文翻译中韵味的传达,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揣摩,模仿个性化的话语方式,包括原的用词和表达:用词是朴质还是华美;表达是简洁凝练还是浓墨重彩。

仔细品味朱自清先生的《背影》发现它有以下语言特色:

1. 简单,朴素,干净,不着意修饰,无论是用词还是句式都如此。2. 比较口语化,没有生僻的字。3. 每句话都是有内容的,连接紧凑,形式自然,读起来很顺当,但语句衔接与连贯比较松散。4.多短句,少对话,只是平静的叙述,但有丰富的感情蕴含其中。朱自清的背影赏析

总的来说,原只是实事求是的说话,实事求是的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不矫揉,不造作。

根据翻译理论家奈达E. A. Nida提出的“功能对等”functional equivalence可以归纳出评判译文的四个标准:

1. 达意。2. 传神。3. 语言流畅自然。4. 读者反应类似。就这四点来看,张培基先生翻译的这篇《背影》绝对称得上散文翻译中的典范之作。下面就来举翻译实践中的例子谈一谈我的体会。

√ “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我从北京到徐州,打算跟着父亲奔丧回家。”

√ “到徐州见着父亲,看见满院狼籍的东西,又想起祖母,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泪。”

√ “这些日子,家中光景很是惨淡,一半为了丧事,一半为了父亲赋闲。”

“He urged the waiter again and again to take good care of me, but still did not quite trust him. He hesitated for quite a while about what to do.”“嘱咐”一词,巧妙的译为urged… to take good care of me,避免了抠字眼的死板译法,“甚是仔细”一句并没有明确译出,不过既然有again and again,信息已经到位了,就不拘泥于字对字。“但他终于不放心”本来是后一句的,重新断句后,被划在前一句,构成转折关系。这样两句的意思都很明确。

√ “他踌躇了一会,终于决定还是自己送我去。”

“After some wavering, he finally decided that he himself would accompany me to the station.”上下文中的两个“踌躇”分别用了不同的词来译,一动一名,避免重复,十分灵活。

√ “不要紧,他们去不好!”父亲的这句话很朴实,完全是口语,译成英文,同样不加修饰:

“Never mind! It won‟t do to trust guys like those hotel boys.”“guys”更增加了口语色彩,这句并不是字对字的照译,但上下文,的确起了相同的作用,可以说这是“功能对等”的一个好例子。

√ “我那时真是聪明过分,总觉他说话不大漂亮,非自己插嘴不可。但他终于讲定了价钱;就送我上车。”

I was such a smart aleck that I frowned upon the way father was haggling and was on the verge of chipping in a few

至于用的地道,巧妙的关联词语,译文中还有很多例子,比如:

√ “我赶紧拭干了泪,怕他看见,也怕别人看见。”

“I quickly wiped them away lest he or others should catch me crying. ”

√ “等他的背影混入来来往往的人里,再找不着了,我便进来坐下,我的眼泪又来了。”

“I, however, did not go back to my seat until his figure was lost among crowds of people hurrying to and fro and no longer visible. ”

√ “我心里暗笑他的迂;他们只认得钱,托他们直是白托!”

√ “他给我拣定了靠车门的一张椅子;我将他给我做的紫毛大衣铺好座位。”

中文里,“他给我做的”可以有两种解释,一是他亲手做的,二是他找裁缝给我做的,按照习惯和常识,我们不会理解错。但译成英文,一定要说明:“I spread on the seat the brownish fur-lined overcoat he got tailor made for me.”

讲明是“tailor made”否则会使英语为母语的读者产生误解,造成信息传达不准确。可见汉译英中,适当的增益(而不是“增译”即over translation)是很必要的。

“He told me to be watchful on the way and be careful not to catch cold at night.”小心,警醒,其实是一个意思,于是该并则并,很灵活。

√ “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

√ „他走了几步,回过头看见我,说,“进去吧,里边没人。”

篇三朱自清的背影赏析再读朱自清《背影》赏析

再读朱自清《背影》赏析

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 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我从北京到徐州,打算跟着父亲奔丧回家。到徐州见着父亲,看见满院狼藉的东西,又想起祖母,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泪。父亲说:“事已如此,不必难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回家变卖典质,父亲还了亏空;又借钱办了丧事。这些日子,家中光景很是惨淡,一半为了丧事,一半为了父亲赋闲。丧事完毕,父亲要到南京谋事,我也要回北京念书,我们便同行。 到南京时,有朋友约去游逛,勾留了一日;第二日上午便须渡江到浦口,下午上车北去。父亲因为事忙,本已说定不送我,叫旅馆里一个熟识的茶房陪我同去。他再三嘱咐茶房,甚是仔细。但他终于不放心,怕茶房不妥帖;颇踌躇了一会。其实我那年已二十岁,北京已来往过两三次,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了。他踌躇了一会,终于决定还是自己送我去。我两三劝他不必去;他只说,“不要紧,他们去不好!”

我们过了江,进了车站。我买票,他忙着照看行李。行李太多了,得向脚夫行些小费才可过去。他便又忙着和他们讲价钱。我那时真是聪明过分,总觉他说话不大漂亮,非自己插嘴不可,但他终于讲定了价钱;就送我上车。他给我拣定了靠车门的一张椅子;我将他给我做的紫毛大衣铺好坐位。他嘱我路上小心,夜

里警醒些,不要受凉。又嘱托茶房好好照应我。我心里暗笑他的迂;他们只认得钱,托他们只是白托!而且我这样大年纪的人,难道还不能料理自己么?唉,我现在想想,那时真是太聪明了!

我说道,“爸爸,你走吧。”他望车外看了看说:“我买几个橘子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我看那边月台的栅栏外有几个卖东西的等着顾客。走到那边月台,须穿过铁道,须跳下去又爬上去。父亲是一个胖子,走过去自然要费事些。我本来要去的,他不肯,只好让他去。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我赶紧拭干了泪。怕他看见,也怕别人看见。我再向外看时,他已抱了朱红的橘子往回走了。过铁道时,他先将橘子散放在地上,自己慢慢爬下,再抱起橘子走。到这边时,我赶紧去搀他。他和我走到车上,将橘子一股脑儿放在我的皮大衣上。于是扑扑衣上的泥土,心里很轻松似的。过一会说:“我走了,到那边来信!”我望着他走出去。他走了几步,回过头看见我,说:“进去吧,里边没人。”等他的背影混入来来往往的人里,再找不着了,我便进来坐下,我的眼泪又来了。

近几年来,父亲和我都是东奔西走,家中光景是一日不如一日。他少年出外谋生,独力支持,做了许多大事。哪知老境却如

此颓唐!他触目伤怀,自然情不能自已。情郁于中,自然要发之于外;家庭琐屑便往往触他之怒。他待我渐渐不同往日。但最近两年的不见,他终于忘却我的不好,只是惦记着我,惦记着我的儿子。我北来后,他写了一信给我,信中说道:“我身体平安,惟膀子疼痛厉害,举箸提笔,诸多不便,大约大去之期不远矣。”我读到此处,在晶莹的泪光中,又看见那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马褂的背影。唉!我不知何时再能与他相见!1925年10月于北京

赏析一:

不能忽视与之相伴而生的“泪水”综合言之,有这样几个方面:

1《背影》一文中的“背影”“泪水”两个意象总是相伴而生的。“背影”在文中出现了四次,除了第一次说自己“绝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与“不禁簌簌地流下了眼泪”的关系比较间接外,其余三次的出现皆与“泪水”直接相关。“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等他的背影混入来来往往的人里,再找不着了,我便进来坐下。我的泪又来了”“在晶莹的泪光中,又看见了那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马褂的背影”“背影”和“泪水”如此紧密地结合,不是有意而为之,也不是偶然的巧合,而是作家艺术创作中审美体验的真实再现。

3“我”对父亲的情感变化,经历了从怜惜、不理解、理解到怀念的过程。这种双向的情感流向集中体现在“背影”“泪水”意象的频繁出现中,不仅父亲对我的“爱”是通过“我”的情感态度的层层变化而体现出来的,而且每次“泪水”意象的出现,都是作家情感的一次升华。如果仅有“背影”这一意象,还

只是父爱子的情感线索的单向发展,只能突出父爱子的情怀,这显然不符合作家写作《背影》的真实意图。可以说,“眼”中的“背影”那只是一种观察,而“泪水”中的“背影”才是作家情感和审美体验的注入,才构成父子之情的双向发展。由此我们可以说,“泪水”也像“背影”一样,在这篇文章中形成了一种深厚的意义,即以情感为中心,具有血缘的、审美的、社会的等多重内涵。

4这篇散文第1段就有过说明:“到徐州见着父亲,看见满院狼藉的东西,又想起了祖母,不禁簌簌地流下了眼泪。”其实,除了个人的情思与遭遇,还多多少少带有了一些社会普遍性的“悲欢离合”的情结,折射出旧社会小资产阶级动荡不安、日渐下降的生活境遇和凄凉心情。因此,透过“泪水”我们便能品味出人生及社会等诸多深刻的主题来。

5《背影》这篇文章不是作家的即兴之作,而是事隔八年后的回忆之作,因此,“泪水”和“背影”之间构成了一种审美的距离,各自皆包含着因时间流逝而带来的情感蕴藉和众多意蕴的积淀。这一点从《背影》一文中出现的一系列“醒悟”式的话语中可得到确证,诸如“我最不能忘记”“我那时真是聪明过分”“我现在想想,那时真是太聪明了!”等等。

6“背影”与“泪水”互为表里,相互引导,共同贯穿于全文的结构之中。进一步说,作家抓住了自己难以忘怀的瞬间感受,选取“背影”作为刻画重心,角度独特而情义深挚。而这种

篇四朱自清的背影赏析《背影》赏析

朱自清《背影》赏析

朱自清的高风亮节,赢得了人民的敬仰,赢得了同志的高度评价。他在《别了,司徒雷登》一文中写到:“闻一多拍案而起,横眉怒对的手枪,宁可倒下去,不愿屈服。朱自清一身重病,宁可饿死,不领美国的救济粮。”“我们应当写闻一多颂,写朱自清颂,他们表现了我们民族的英雄气概。”

朱自清192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1925年到清华大学国文系任教。1928年后,主要从事文艺批评和中国古代文学的研究。1931年到英国留学,次年回国,继任清华大学教授。

他的散文感情真挚自然,语言朴素简洁,结构严谨精巧,具有清新、委婉、隽永的艺术风格。《背影》是他前期散文的代表作。他后期的散文文字更加洗炼和成熟,更加接近口语,但是缺少他前期散文动人的情致。

抗日战争爆发,随校内迁,任西南教授。现实使他逐步确立了民主主义思想。胜利回京后继续在清华大学任教,积极参加反对派的群众运动和学生运动。他在贫病交加的处境下不买美国“救济粮”表现了高尚的民族气节和爱国主义精神,为国人所尊敬。

朱自清是同志称颂的表现我们民族的英雄气概的爱国知识分子,原名自华,字佩弦,号秋实。

1925年任清华大学教授,创作转向散文,同时开始了古典文学的研究。1928年出版了第一本散文集《背影》成了文坛上著名的散文作家

写作背景

本文是追忆八年前的事。

当时在北京大学哲学系念书,得知祖母去世,从北京赶到徐州与父亲一道回扬州奔丧。

朱自清的背影赏析(图1)

丧事完毕,父亲到南京找工作,回北京念书,父子在浦口惜别。

段落大意

全文分成三大部分:朱自清的背影赏析

1.第一部分(第一段)

思念父亲,最不能忘怀的是他的“背影”开篇点题。

2.第二部分从“那年冬天”到“我的眼泪又来了”:

回忆往事,追述在车站与父亲离别的情景,表现父亲爱子的真挚感情。

第一层从“那年冬天”到“我们便同行”:

交代这次父子分别时的家庭情况,为写“背影”渲染悲凉的气氛。

第二层“从到南京时”到“„太聪明了”:

写父亲送行前的细心关照,为写“背影”作铺垫。

第三层从“我说道”到“„又来了”:

描写父亲爬过铁道去买橘子的“背影”抒发真挚的感情。

3.第三部分(最后一段)

写别后对父亲的思念。以在泪光中再现“背影”作结,直接抒发深切怀念之情。

主题思想

通过对父亲在车站给儿子送行情景的描述,表现了父亲对儿子无微不至的热爱和儿子对

父亲的百般怀念。

文章写的是1917年在北大读书时经历的事,是在25年写的。这一时期中国社会的状况是:军阀割据,势力明争暗斗,知识分子朝不保夕,广大劳动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当时虽未站到立场,投入反帝反封的斗争中,但做为一名正直、善良、敦厚的知识分子,必然要感到社会的压抑,产生一种落寞凄凉的情绪。不是吗,的家庭,因着社会的黑暗而日趋窘迫,“光景很是惨淡”“一日不如一日”朱自清的背影赏析

的父亲,先是“赋闲”后为了找差事而“东奔西走”乃至老境“颓唐”

这些都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知识分子奔波劳碌,前途渺茫,谋事艰难,境遇凄惨的现实。在他们心头笼罩一层不散的愁云,如同文章所表现的灰暗的基调

在这一背景上,写出的真挚、深沉,感人至深的父子之爱,不仅是符合我们民族伦理道德的一种传统的纯真而高尚的感情,而且父子互相体贴,特别是父亲在融汇了辛酸与悲凉情绪的父子之爱中,含有在厄运面前的挣扎和对人情淡薄的旧世道的抗争。虽然这只是怨而不怒式的反抗,但也会引起人们的同情、叹惋乃至强烈的共鸣。

背影记写的事情非常简单,一个丢了差使的小官吏送儿子北上读书,在火车站送别。在军阀统治的旧中国,这种事情是很平常的,在那黑暗的社会里,即使这种小康之家,也经不起天灾人祸的打击。文章记写了家庭的不幸和当时的灰暗世态,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现实

这种社会虽然早已不存在了,但记写的情景,对我们今天的读者,尤其是青少年一代,依然有着历史的认识作用。

写作特点

这篇散文的特点是抓住人物形象的特征“背影”命题立意,组织材料,在叙事中抒发父子深情。

“背影”在文章中出现了四次,每次的情况有所不同,而思想感情却是一脉相承的。 第一次是文章的开头,开篇点题“背影”有一种浓厚的感情气氛笼罩全文。

第二次是在车站送别的场面中,对父亲的“背影”作了具体的描绘,这是写作的重点。父亲胖胖的身躯,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步履艰难,蹒跚的爬过铁道为儿子买橘子。这个镜头表现了父亲爱儿子的深厚感情,使儿子感动得热泪盈眶。

第三次是父亲和儿子告别后,儿子眼望着父亲的“背影”在人群中消逝,离情别绪,又催人泪下。

第四次是在文章的结尾,儿子读着父亲的来信,在泪光中再次浮现了父亲的“背影”思念之情不能自己,与文章开头呼应。

这篇作品把父子之间的真挚感情表现得淋漓尽致,但不同于一般作品去描写人物肖像,着力于神情、音容笑貌的描绘,而是抓住人物形象的一个特征“背影”不惜笔墨作具体细致的刻画。

为什么这样处理呢

这同的家境和心境都有密切关系。

因为父亲老境“颓唐”饱经忧患,半生潦倒。

父亲在家境惨淡、祖母逝世、奔走谋职之时,还不辞辛苦,不怕麻烦送儿子上北京,还艰难的爬过铁道为儿子买橘子,而且反复叮咛一路小心。

当时父亲的心境不好,儿子的心境也不好。

那么,抓住父亲这样一个“背影”集中描绘,抒发特定环境下的思想感情,自然取得强烈的艺术效果。

也正因为作品写的是特定的家境、心境、慈父孝子之间相爱相怜,字里行间有淡淡的哀愁,显得更加真挚动人。

1.民族化:

背影的语言非常忠实朴素,又非常典雅文质。这种高度民族化的语言,和背影所表现的民族的精神气质,和背影文章的完美结构,恰成和谐的统一。没有背影语言的明丽典雅、古朴质实,就没有背影的一切风采。

2.简洁:

文章通体干净,没有多余的字眼,即使一个“的”字、一个“了”字,也是必须用才用。除了夹入了一些文言词语以外,没有华美的辞藻,生僻的词语,都是质朴自然的家常话,生活气息非常浓厚,提炼得非常简洁。

3.朴实:

背影全用白描记叙事实,不作任何修饰、渲染。

通篇写父亲多么关心爱护儿子,儿子又是多么感激思念父亲,但像“关心”“爱护”“感激”这一类的抽象现成的字眼,文章中却一个也没有用,更没有什么华丽的词藻。大朴正是大巧的表现。

文中用词造句都经过认真考究,绝不随便。

如送行那一段:“父亲因为事忙,本已说定不送我,叫旅馆里一个熟识的茶房陪我同去,他再三嘱咐茶房,甚是仔细。”这里的“说定”如果用“说过”似乎也通,但逊色多了。“说定”不送,后来终于还是送了,实际上是说而不定,很好地表现出父亲当时的矛盾心理。“熟识”一词,说明父亲嘱托的这个茶房该是靠得住的;“再三嘱咐”表明嘱咐茶房遍数之多,不厌其烦,反复交代,唯恐茶房有半点疏漏;“甚是仔细”表明嘱咐内容之详,把送行中应该注意的细微末节都提到了。这些用语,强调说明父亲已经为儿子上车作了极其精细、周密的考虑和安排,字眼虽然十分平常,但用得恰到好处,使父亲爱子之心跃然纸上。

4.感人

语言平实简洁,却能传达出无限深情是文章语言又一特色。全篇文字平平实实,但字里行间渗透着一种深切怀念之情,因而十分感人。话都是很平常的,没有什么特别,读者都有这种生活经验,因此也容易引起联想,由此发现人世间普遍平平常常而又最为珍贵的美好感情,给人以的陶冶,增进人们对天下父母心的理解。

5.文白夹杂:

文中出现文言的原因:有很深的文言基础,当时的语体文中常有夹入文言词句的情况,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文章中使用文言词句,可能也与当时的思想感情有关。

例如不说“失业”或“丢了差使”

而说“赋闲”似乎“赋闲”不象“失业”那样刺耳和使人难堪,有失体面;最后一节既因父亲来信是文言,引用原句,更见真实,也因所表达的尽是家庭和父亲的困境和沧凉的心情与复杂的感受,所以也用了许多文言词句,这也笼上了一层时代赋予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特殊语言色彩。

在写法上,《背影》的主要特点是白描,写父亲的背影,描写那买桔子时过铁道的场面,完全用白描的手法。

所谓白描,照我的理解,就是不 设喻,不加形容和修饰,用质朴的文字,把当时的情景如实地记写出来,给读者以身临目击之感。换句话说,白描是用叙述的方法进行描写,达到再现实景的艺术效果。

背影中白描的技巧很高。请读下边的文字:

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我赶紧拭干了泪,怕他看见,也怕别人看见。我再向他看时,他已抱了朱红的桔子望回走了。过铁道时,他先将桔子散放在地上,自己慢慢爬下,再抱起桔子走,到这边时,我赶紧去搀他。

父亲的背影,儿子是太熟悉了。但这次要描写的,却不是那常见的背影,而是在特定场合下,使他极为感动、终生难忘的那个背影!不施浓墨,不用重彩,而是白描。

记写了当时父亲的穿着打扮体态动作,特别着重描绘了过铁道的情景。

怎样走去,怎样探身下去,怎样爬上月台,攀上爬下,移脚倾身,都细细地如实写下,我们读后有身临其境之感,仿佛我们当时也在场,也看到了一位仁慈的父亲对儿子的关怀和体贴的情景。

没有什么形容的笔墨,也不去渲染它,用极朴实的文字,却生动地勾画了父亲的形象。

那父亲送行的一幕,是发生在八年前。用白描的文字,极为传神地把当时的动人情景再现出来,我们不能不佩服朱自清的描写技巧。这种笔墨,乍看似“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起笔似觉平淡,实际上却在平淡中显露新奇:

为什么“我”最不能忘记的不是父亲的音容笑貌,而竟是他的“背影”呢?这就造成了悬念,使读者急于要追读下去,从而很自然地引出下文的追叙。“不相见”三个字也颇具深意,读到后面就会明白。

第一次流泪,是悲哀。

因为怀着沉重的心情,从北京赶到徐州跟父亲一起奔丧,见到那“满院狼藉的东西”触目伤怀,才不禁潸然泪下。

一般而论,人若处在贫困潦倒和无可奈何之中,往往寄幻想于外力的恩赐,希望化险为夷,又重新踏上坦途。父亲被生活所逼迫,故怀着“天无绝人之路”的侥幸心理,要到南京去找差事。实际上,由于的疯狂掠夺,封建主义的残酷压迫,又加上军阀的连年混战,使得广大人民在死亡线上挣扎。在饿殍盈野、难民云集的时势下要想找个差事,比登天还难!

在这篇文章中,先交代了这次分别时的家庭境况:祖母去世,父亲失业,变卖典质还旧债,又借新债办丧事,在这祸不单行的日子里,父亲出外谋事,儿子离家读书,真是一次悲伤的离别。这些交代讲明了这次父子分别的背景,为写“背影”渲染了悲凉哀愁的气氛。对深化主题起到了成功的铺垫作用。在文中这样的铺垫还很多。如描绘父亲为儿子买橘子的背影之前,先写父亲亲自送儿子到车站,照看行李、拣定座位、嘱托茶房,写这些细心照料为下文具体描绘“背影”作了铺垫。

南京“勾留”不是本文所要叙写的主要内容,况且本也无心“游逛”因此只一笔带过。

到了浦口车站,父亲忙着为“我”照看行李,又为“我”雇请脚夫,还亲自送“我”上

车,并拣定一张座位。已经照顾得如此细微周详,父亲还有点牵肠挂肚,于是又不厌其烦地向“我”嘱咐一大堆像叮嘱从来未出过远门的稚童那样的话语,以致“我心里暗笑他的迂”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如此细针密线地描绘父亲的行动、语言、性格,突出了父亲对“我”的体贴和关怀,把一个慈父的形象真真切切地树立起来了

对父亲爱子的至情,“我”当时竟未能领悟到,以为都是平凡琐事,“总觉他说话不大漂亮”“心里暗笑他的迂”现在省悟到父亲待自己的许多好处,这才自责“我那时真是聪明过分”

自责,说明真正理解了父亲的爱。表现一种恨自己未能体会父亲的深情的内疚之 父亲已经送我上车,什么都关照到了,我也劝父亲“你走吧”父亲又有要事,但还要去买几个橘子,父亲就是这样疼爱儿子。

买橘子为什么感人?

因为父亲穿行铁道爬上爬下相当费劲。行文至此,在平实中又见曲折,把文章推向抒情的高潮。

“我”的第一“看”从看中担心父亲的艰难,是预示着下一步的“看”“月台的栅栏外有几个卖东西的”“我”边看边想:走到月台,须穿过铁道,须跳下爬上,父亲是个胖子,自然费事。这样,既为情节发展埋下伏笔,又交代人物活动的环境,以便烘托其困难辛苦。

父亲买桔子为什么费劲?先作了交代。句句都是必不可少的。为什么一定要穿过铁道?因为卖东西的是在那边月台的栅栏外。为什么穿过铁道费事?一则“须跳下去又爬上去”二则父亲是一个胖子。

重点描写,细致刻画。写看见的父亲的服装,勾画了一个大体的外貌。 语句不多,但饱含深情,因为只有在这个时候,在这父子即将远别的特定情境下,父亲那熟悉的穿戴,才那样引起的注目;他那劳碌奔波的背影,才那样感人至深,给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

“我”的第三“看”是饱含着热泪,热泪欲滴和热泪下落的“看”“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眼泪很快地流下来了”这是泪眼模糊中的背影,这是爱子敬父感情升化的背影。

这里,对前面具体观察作了简要概括,是储积力量带有深厚感情的落笔点题。这里,用视觉中的背影和触动中的泪下,表现我的心理活动,以此烘托父亲买桔行为的特殊效果。

第二次流泪,因为感动。

父亲的形象最为感人的地方,表现在他老态蹒跚地为“我”来回买橘子,那真挚而灼热的感情达到了最高点。人非木石,怎能不为之流泪?

这个背影写得所以感人,还因为写出了自己的感情。当时是20岁的人了,上文又几次写到自己对父亲的行事不以为然的心理,而现在“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

正是因为这背影太感人了。这种父子间的感情是十分动人的。用亲子的感情最能有力的烘托父亲的爱。这一笔特别富有强烈的感染力。当时想到的一定很多,但是一概不写,只用眼泪烘托这感人的背影。

“怕”怕父亲见了伤心;怕别人见了呢?难为情吧。

在写父亲返回时,对于过铁道、爬月台的情景不再详述,代之以父亲“散放”“抱起”橘子的动作,来表现上下月台的过程,父亲抱着朱红的橘子往回走,“过铁道时,他先将橘子散放在地下,自己慢慢爬下,再抱起橘子走。”他把橘子放下又抱起,一点也不怕麻烦。这样写使文章富于变化,避免了重复。用“抱起”和“散放”还表明所买橘子之多。

他走到车上,“将橘子一股脑儿放在我的皮大衣上。于是扑扑衣上的泥土,心里很轻松似的。”父亲用几番辛苦买来的橘子,连一个也不品尝,全部留给儿子受用,并因此感到很轻松。在父亲的心目中,儿子就是一切了!这里,慈父爱子的至情,被揭示得淋漓尽致。这“衣上的泥土”又补充了前面爬上爬下时的形象。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背影

《背影》中国著名散文家、诗人朱自清的一篇散文。《背影》是记实散文,朱自清作,选自《朱自清散文全集》。写于1925年10月。《背影》描述了在家庭遭变故的情况下,父亲送别远行儿子的经过。通过朴素真切的语言,表现了父亲的一片爱子之心和儿子对父亲的思念之情。它是中国现代散文史上的名篇。作者用朴素的文字,把父亲对儿女的爱,表达得深刻细腻,真挚感动,从平凡的事件中,呈现出父亲的关怀和爱护。背影原指人的背面形象,也指文学作品中塑造的人物形象的原型或依据,在古文中也指背景。

网友评论

相关推荐
更多精彩
热门标签